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濒海 >

濒海战斗舰

发布时间:2019-07-08 17:2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是美国海军为取代佩里级护卫舰在90年代初期进行的SC-21水面战斗舰艇计划一部分,是冷战后美国舰艇转型的一种体现。

  濒海战斗舰基于冷战结束后美国海军可能面对的战术情境,主要对手的正规海空军力都不强,难以在海上直接威胁美国作战舰队;主要的任务是由海向陆地投送武器与兵力,因此濒海战斗舰主要着眼于在敌国沿岸水域的各种低强度作战需求,包括对付敌方沿岸比较可能出现的威胁(例如在近距离与敌方水面船艇交战、浅水海域反潜作战、清除敌国在沿海布设的水雷等。

  基于上述设计思想,濒海战斗舰与佩里级等传统护航舰艇相比较,其打击火力减弱不少,使用一种能兼顾高速、耐波能力与隐身性的舰体构型,以轻量化的高科技材料建造,以便能在充满变数与威胁的敌国近海执行任务并确保生存。濒海战斗舰分为两种构型,分别是洛克希德·马丁集团的自由级濒海战斗舰和通用动力集团的独立级濒海战斗舰,两种构型各有所长,总数将在32艘左右。

  本词条所述为美国海军专有舰种,虽然也存在类似于濒海战斗舰设计的舰艇但未直接冠以濒海战斗舰之名,仍以护卫舰/艇或巡逻舰/艇称之,如维斯比级巡逻舰。详见各词条。

  从2001项目启动以来,美国海军近海战斗舰(LCS)将被视为替代护卫舰、扫雷舰和巡逻舰的下一代舰艇。

  马布斯指定有关部门为LCS、联合高速船(JHSV)、移动登陆平台(MLP)及浮动前进基地(AFSB)等新型舰船选择一个更传统、更贴切的名字。

  美国海军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进行的SC-21水面战斗舰艇计划中,就打算研发一种低成本的小型多功能水面作战舰艇,以满足21世纪初期日趋多元的濒海作战以及美国本土海岸线的防卫需求;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美苏冷战的时代,着重大洋反潜作战的美国海军未曾如此大张旗鼓地提出过这类濒海作战舰艇的建造计划(以往美国海岸线都由接近警察性质的海岸警卫队来看守)。后来这个计划演变成“Street Fighter”,目标是一种快速灵活、成本低、网络化的多功能小型舰艇,美国海军的研究选型范围从400吨级巡逻艇到4000吨级护卫舰都有,而Street Fighter便成为了多功能濒海战斗船舰(Littoral C

  2001年美国海军取消DD-21大型驱逐舰计划、重新定义需求为DD (X)之际,也在其中一并提出了新一代防空巡洋舰CG (X)以及LCS等两个计划。为了验证LCS所需的种种概念,尤其是新式高速船型,美国海军曾以若干非传统船型的高速船舰进行测试,包括2005年建成服役的X-Craft“海上斗士”号(USS Sea Fighte FSF-1)以及1997年建成启用的“海刀锋”号(Sea Slice)

  濒海战斗舰LCS的任务需求说明,在2002年7月由美国公布,其任务包括:

  濒海反水面作战(Anti-surface warfare),特别是针对敌方小型船舶;

  情报搜集/监视/侦察(Intelligence,Surveillance and Reconnaissance,ISR);

  本土防卫/海上拦截(Homeland Defense/Maritime Intercept);

  特种作战支持(Special Operation Forces support);

  支持人员/物资输送(Logistic support for movement of personnel and supplies)

  能与美国海军舰队、美国海岸警卫队或盟邦舰队协同作业,此外也可以独力作战。LCS的架构分为两大类:“海上骨架”(LCS Sea Frame)或称“核心系统”(core systems)是所有LCS的最基本共通单元,不因任务而有不同,包括舰体载台、动力与航行操作系统以及其他必备的基础系统等;而“任务模块”(Mission payload package)则是LCS用以执行任务的装备,是即插即用(plug and play)的装备模块,根据不同的用途而规划出几种不同的任务模块。

  ,具备任务模块计算环境(Mission Package Application Softward)以及任务模块应用软件(Mission Package Application Software,MPAS)来与各种不同 任务模块连接。为了便于快速换装,LCS的任务模块次系统都安装在符合标准货柜尺寸的容器内,安装固定后只需联上电源以及与舰上作战系统的数据扁平电缆,就能运作。一个基本的“海上骨架”结合特定任务所需的 任务模块后,便形成一个完整的LCS单元;若要更换任务,LCS只需换装对应的任务模块,而“即插即用”的特性使LCS能 直接在第一线军港基地里迅速换装任务模块(不需回到场站设施进行)。

  包括垂直起降的无人飞行载具(Vertical Take off Aerial Unmanned Vehicle,VTAUV)、无人水面载具(Unmaned Surface Vehicle,USV)、半潜式无人载具(Semi-submersible Unmaned Surface Vehicle,SUSV)、水下无人载具(Underwater Unmaned Vehilce,UUV)等。LCS的核心系统包括有限度情报/监视/侦测系统、指管通情系统、水面目标侦测/识别/追踪系统、导航系统、自卫装备、水雷回避系统、鱼雷侦测与回避系统、警告性射击武器以及相关的核心人员等等 ;任务模块则包括外部模块、各种有人/无人载具、施放式感测装备、水雷对抗装备以及相关的任务人员等等,能在一天之内于第一线完成更换。

  不得超过3.10m,在三级海况时具有50节的极速,以极速航行时需有1500海里的续航力,以20节巡航速度前进时则需有4300海里的续航力,操作妥善率需达95%。LCS的任务筹载模块达210吨,其中130吨为任务装备,80吨则为任务模块中的空中/水中载具所需的油料 。舰上核心人员与任务的住舱模块不超过八人一间,起居空间优于上一代美国水面船舰,每个住舱模块都有卫浴设备。依靠舰上搭载的物资,LCS能连续在海上操作21天。此外,LCS被要求具有30年的使用寿命。由于可能在全球不同的角落遂行作战,LCS也必须适应不同地区的气候与温度。

  构想,当时打算将其定位为500~600吨的小型巡逻舰,不过500至600吨的舰体规模根本不可能有像样的搭载能力、适航性与持续作业能力,无法满足美国海军对LCS的众多需求 ;加上美军又开始希望LCS具备快速运输一定兵员与车辆的能力,所以LCS的吨位遂逐渐放大。因此,前来竞标的设计大多超过2000吨,而达到轻型护卫舰的等级,造价则介于1.5至2.2亿美元之间。参与竞标的六组团队包括洛克西德·马丁(Lockheed Martin)、通用动力(General Dynamic)、雷松(Raytheon)、诺斯罗普·格鲁曼(Northrop Grumman,简称诺格)、德事隆集团(Textron Systems)等。

  Blade)的设计案,采用一种被称为“先进半滑航船体”的非传统单船体设计;通用动力旗下巴斯钢铁竞标方案是三体穿浪设计大甲板高速舰型,称之为通用动力多用途舰艇(GDMMC);雷松集团则以挪威盾牌级导弹艇为基础加以放大修改的水面效应船设计;诺格集团以维斯比级巡逻舰为基础放大修改的复合材料船体高度隐身化舰型设计;德事隆提出的设计案则为为混合双船体气垫船(Hybrid Catamaran Air Cushion,HCAC)。

  军宣布洛马海刃、通用以及雷松等三组团队通过初选,与之签署价值1亿美元初步设计合约,以各团队在第一阶段的概念为基础,在七个月内完成LCS Flight 0的设计。美国海军打算选择一到两家厂商;不过信心满满的通用表示希望美国海军只选择一家厂商,让赢者全拿,比较节省成本。诺格集团虽然落败,不过还是与雷松的LCS团队建立合作关系。竞标结果在2004年5月底揭晓,通用与洛马两团队同时获选,显然美国海军面对这两组最被看好、各有所长的设计很难完全割舍任何一方,所以先由双方各自建造原型舰进行测试,根据结果再选择其一 。

  LCS,以及90至110套各型任务模块,使舰队总数维持在375艘。根据最初的计划,美国海军预定在2005年度编列预算购买一艘LCS,在2006年度订购三艘,这四艘首批LCS的经费列为研发项目,而非造舰;在确定LCS的唯一基本构型后,于2007开工建造2艘生产型LCS,2008年度建造三艘,2009至2011年度则以每年六艘的速率建造。美国海军在2004年5月27日与洛马 、通用签下总值至少九亿五千万美元的发展合约,各自设计建造两艘Flight 0规格的LCS;在当时合约中,洛马海刃的单价约4650万美元,通用GDMMC三体设计则为7870万美元,于2005年完成细部设计。

  为响应“由海向陆”的战略转型,美海军在21世纪初提出“濒海战斗舰”的概念。这种号称近海“格斗之王”的战舰,主要进行跨海近岸作战,为航母编队充当急先锋,夺取近海控制权。排水量控制在3000吨以内的濒海战斗舰,成为美海军实现战略转型的关键,

  濒海战斗舰的舰体结构采用可组合的系统结构,简单地说就是可以根据任务的变化换装不同的模块。舰体主要由核心系统和任务包两部分组成,任务模块包括舰炮、无人水下航行器、声呐和其他设备等。这种结构方式可保证濒海战斗舰具备水面舰艇的基本防御能力和执行某一种重要任务的能力。

  按照原始设想,濒海战斗舰将用于代替舰队的护卫舰、扫雷舰和巡逻艇。但新的评估结论是:该舰性能不及现有的护卫舰、扫雷舰,而作为巡逻艇又太大了,无法达到它将要代替的舰艇原有的作战性能。

  按照原始设想,濒海战斗舰能够快速转换模块化任务包。比如在单次部署的过程中就能够很容易地从扫雷舰转换成反潜舰,但是研究发现,目前这项转换无法在几天内完成,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

  由于要求多功能化,使得该舰大部分空间都被各种机械化设备占据,想作为一种力量投送手段就显得非常困难。因为这时候要载特种兵进去,没有足够的舱位;而如果作为扫雷舰用,探雷设备、专用设备等也会占据很大的空间,也就不可能安装太多的防空导弹、对岸导弹或反舰导弹。多功能看起来很诱人,实际上这些功能在一个小舰艇上互相冲突,很难融合。

  评估认为,濒海战斗舰难以完成海军《21世纪制海权合作战略》中所提出的大部分舰队任务,即前沿存在、争夺制海权和力量投送;而只能完成一些人道主义援助和抢险救灾任务。

  濒海战斗舰还有一个致命缺陷,即无法有效防御敌方的反舰巡航导弹,而这种武器是几乎所有潜在敌军的小型快速攻击舰都能够携带的。

  实际上,防御反舰巡航导弹对于任何舰艇来说都是个难题。在和濒海战斗舰吨位近似的美军舰艇上,一般配备区域防空弹、近程防空弹和近程拦截武器,来组成三层火力防护网,并且安装电子战设备。通过软、硬杀伤两种手段来抵御反舰巡航导弹的攻击。

  但是在濒海战斗舰这样容积有限的舰艇上,要把这些防御性的装备都放进去,进攻性装备就无处容身了。所以,其防御装备很可能被简化。在电子对抗方面,比如对自导头进行干扰的这些设备,近程的转膛炮等都可能会被省略,或者是有近程导弹,没有区域防空弹。如此一来,对反舰导弹的拦截效果几乎为零。

  美军将于2016年前在新加坡部署4艘濒海战斗舰。目前,新加坡已原则上同意让美军在新加坡部署4艘濒海战斗舰,第一艘将会在明年的第二季度开始部署。据悉,这4艘战舰将不固定舰只,而是以轮换方式部署新加坡,每艘舰艇的核心团队将包含40名队员。这些濒海战斗舰不会以新加坡为基地,也不会在新加坡设立母港。部署期间,舰艇全员吃住在舰上,并只在区域内进行访问交流。

  美国海军濒海战斗舰“科罗纳多”号(LCS 4)首次部署到亚太地区,10月16日抵达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新舰艇的一系列作战能力提高了美国海军在亚太地区的执行能力。

  这一调度也意味着这种排水量3188吨,铝船壳,三体船设计的独立级濒海战斗舰型号首次部署到该地区,在“科罗纳多”号到达新加坡之前,美国海军在此地部署的是钢结构单船体自由级濒海战斗舰“自由”号(LCS 1)和“沃斯堡”号(LCS 3)。

  “科罗纳多”号是第一艘具备超视距反舰能力的LCS平台,它装备了四联装鱼叉导弹发射器和波音公司RGM-84D 鱼叉Block 1C型反舰导弹,这使这艘船能在120海里距离上与水面目标交战。

  “科罗纳多”号上的导弹系统的安装和首次发射是在6月19日进行的环太平洋演习的实弹射击阶段。试验表明,该船可以承受发射的物理应力,而不损坏其船体或舰载系统。

  美国濒海战斗舰(Littoral Combat Ship,缩写为LCS)计划前后耗时20年,耗资约300亿美元(约为2072亿元人民币),已经设法收购了35艘3000吨级别战舰,但被美媒评价为“美国海军有史以来最失败的项目”。

  2019年5月22日,美国《国家利益》杂志以“官方:美国海军濒海战斗舰完全是个错误”为题,披露了这个“费钱又无用”的战斗舰计划。报道称,美军最后终于认识到,这艘不断变更任务、设计与装备,还持续追加预算的战斗舰根本无法开出港口作战,只好回头寻找升级版的导弹护卫舰

  2月1日至2日,美国海军独立级濒海战斗舰“科罗拉多”号(LCS-4)进入中国南海航行,航行期间舰上官兵进行了新型MQ-8B“火力侦察兵”无人机的起降侦察操作训练。 ▲MQ-8B火力侦察兵无人机是美军一款先进无人机美国MQ-8B火力侦察兵无人机,它在2006年12月第一次试飞...

http://smartpongo.com/binhai/27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